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正文

为奴为夫为魔王15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2-12 23:42

《 盘龙歪传13》

《我在天龙有个后宫0150》

第十五章

回家之后,蓝葵吩咐阿易安排一间空房,并严令家里的女仆,从今晚开始任何人不能再接近这间空房,然后让他将凝魂石取出放在房中,阿易一一照办之后,蓝葵便离体而出。时隔许久,再次见到主人那绝美的容貌,阿易依旧看得痴迷,而蓝葵则有些担忧地道:「阿易,现在我要闭关专注于恢复灵魂本源,大概需要一个月左右,这一个月我不在你身边,你…你自己凡事多小心,别总是那么呆头呆脑地,有什么不懂的事情或者遇到什么麻烦就去找蕾娅,她应该能帮你解决,还有,骑士团下发的任何任务你都不准接,也不许出去冒险,你和蕾娅…和她关系匪浅,她应该会纵容你,帮你遮掩……」蓝葵似乎有些尴尬,随即严辞道,「总之,这一个月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别惹事!有什么事等我恢复出关再说,听清楚没?」

蓝葵的这番叮咛嘱咐,那深深的关切之情让阿易都快感动哭了,他抹了抹眼睛,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地道:「知道了,主…主人,阿易一定…一定不会惹事,不会让你担心的……」

蓝葵一听,瞬间变了脸色,几分怒气把秀眉扬起,反口道:「谁…谁担心你了?我只是怕你胡乱惹事丢了小命,害得我没有肉身依附罢了,少自以为是了!」说着就转过身去,冷声道,「这段时间,你也不许靠近这间屋子,记住了么?」

「记…记住了……」阿易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蓝葵就忽地闪进了房里,阿易替她关紧房门之后,有些不舍地望了两眼,随即转身离开了

刚回到自己的卧室,妮露就娇笑着一边喊着主人一边贴了上来,阿易也笑着将她搂在怀里,很自然地把手放到她的小屁股上又揉又捏,虽然感觉不如蕾娅的翘臀那么有弹性,可是这软软滑滑的手感还是让他欲罢不能,两人的嘴唇早就勾连在了一起,不用任何言语,十分默契地开始了陶醉缠绵

热吻了片刻,妮露就红着脸柔声道:「主人辛苦了,沐浴所需已经备好,让妮露…服侍主人沐浴吧……」妮露很是懂事地没有询问阿易这两天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她怕阿易嫌她管束太多,虽然也才十八岁,可她已经深明人事,知道与其纠缠逼问主人的所做所为,不如好好讨主人的欢心,让他时刻不忘自己,心里常想着自己

阿易点了点头,抬手一抱,随着妮露一声欢喜的惊叫声,把她抱了个满怀,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两口之后,就把她抱去房内的屏风后面,三下两下把她和自己的衣服给扒个精光,抱着她进了浴桶之后,沐浴是别想了,从开始到结束,一直都在「戏水」……

阿易抱着妮露尽情肏弄的同时,忍不住把她和蕾娅做做比较,总的来说,蕾娅的容貌和身材都比妮露要好上一些,两人的小穴倒是差不多地紧窄销魂,但是妮露要更加柔媚可爱,往往会温驯地任由自己肏弄,蕾娅在床上则比较热情奔放,甚至会主动扭腰摆臀来让自己得到快感

然而他的最终结论是——两女都让自己喜欢得不行,把她们俩都娶回家做老婆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一想起蕾娅,阿易勐地回忆起今天还答应过她,晚上要去陪她的。想到这一点,阿易不禁将腰腿动得更加急切,把妮露肏得淫唿浪叫,婉转求饶,最后让她高潮三次以后,阿易才在她体内射出一泡接一泡的浓精,两人相拥亲昵了片刻,这才出浴擦身

妮露正准备继续在床上伺候主人,阿易却有些抱歉地道:「那个,对不起,妮露,今晚…今晚我答应了别人,所以…不能和你一起睡了……」

妮露愣了愣,这回她可有些忍不住了,连忙试探着问了一下,阿易还是那么懵懵懂懂,并不怎么明白女人的心思,就十分大方甚至有些自豪地向妮露说起他和蕾娅的事情,连和蕾娅在床上的种种体会都事无巨细,全都向妮露坦白了妮露听完,神色黯淡了许多,她像只受伤的小鸟一样,满面惆怅地伏在阿易胸前,叹息道:「既然这样,只要主人高兴就好,不用太在意妮露的,只是…只是…」她似乎有些担忧,又抬起脑袋,双眸含泪地问道,「只是主人…主人有了这样好的恋人,还会…还会愿意娶我这样的小奴仆么?」

阿易见妮露流泪,只觉心都快被揉碎了,连忙搂着她安慰道:「当然会娶你,我答应过你的,就一定会做到!而且,妮露你不是什么奴仆,你和其她人不同,你永远是我的小宝贝,我会永远呵护你疼爱你的……」

妮露听了这番话,感动至极的同时,心中总算安定了一些,她的身份一直是她最大的痛,知道主人和一个那么尊贵的女人在一起之后,让她既自卑又不安,此时阿易这番真挚直白的情话,方才打消了她心中的忧虑,她抹了抹眼泪,在阿易的面庞上轻吻了两下,微笑道:「谢谢主人,妮露知道,主人对妮露最好了,不会哄骗妮露的…至于现在,主人还是快去找那位蕾娅姐姐吧,别让人家等急了……」安心下来之后,妮露当然知道该怎样不让主人为难

阿易愣了愣,随即满面温柔地抱紧了她道:「谢谢你,妮露,我……」

妮露不等他说完,就再度吻上了他的双唇,一阵激吻后,妮露才柔声道:「主人不用道谢的,只要…只要主人心里常想着妮露,尽量多陪陪妮露,妮露就很满足了……」

阿易只觉这小丫头实在是太可爱太乖巧了,自己的一颗心都被她弄得软绵绵的,忍不住抱着她又亲又摸,再三许诺,温存了好一会儿,这才起身穿衣,出了家门往蕾娅的住处赶去

一路上阿易心里都还是对妮露有些歉疚,忍不住想到,要是能早点娶妻就好了,把蕾娅娶回家里,抱着她和妮露一起睡觉,兼顾两女的同时,自己还能玩儿个痛快,比起现在费神费力还要冷落妮露可是好太多了

想着想着就到了蕾娅家门前,两个女仆一见阿易,其中一人立刻急匆匆地跑进门去,阿易有些疑惑,询问另一个女仆,才知道这是蕾娅的命令,说是只要他一到就得立即通传,阿易笑了笑,也没多在意,径直去找蕾娅

刚一进门,就看到了正在对着镜子描眉的蕾娅,只见她此时穿着一身猩红色的薄纱长襟裙,那裙子薄得几乎透明,令她那一身雪肤若隐若现,尤其是胸前的一对小山,细看之下她竟然连胸罩都没穿!两颗小樱桃正微微凸起,非常吸人眼珠。她那两条藕臂裸露在外,双手各带了一串红宝石手链,那鲜红的宝石和她白玉般的纤手搭配起来相得益彰,极具美感,而她的下体似乎没有穿其他衣服,只用裙子遮挡,但还是露出了她那一双白嫩的玉足,两腿之间几乎能看见一片乌黑……此时她整个人简直就像是个潜入人世的魅魔,勾人至极,看得阿易一瞬间就血气上涌,鸡巴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蕾娅见阿易突然闯进,吓了一跳,连忙将眉笔和镜子以及一些脂粉螺钿等东西一股脑地收了起来,然后先是面色一喜,紧接着就把身子一歪,斜对着阿易,板起脸来嗔怪道:「毛头小子,真没礼貌!也不知道先敲门再进来。」

阿易愣了愣,关上门后就满面堆笑地坐到了蕾娅身边,双手一伸就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嬉笑道:「对不起嘛,姐姐,我…我急着见姐姐,就忘了敲门了,姐姐原谅我吧。」

蕾娅听得心里一阵甜腻,几朵红晕飞上俏脸,却还是不正眼看他,嘴上嘟囔道:「真是油嘴滑舌,你要是急着见我,怎么…怎么这么晚才来?小骗子,哼!」

阿易连忙解释道:「我…我之前有些事情,这才来得晚了。」在他心里,出手相助莎夏母女俩和跟妮露肏穴玩儿其实都差不多,都是十分重要的正事,所以也就没有一点儿心虚,随即抱歉道,「都怪我,让姐姐久等了……」

「谁…谁等你了,我只是…只是正巧睡不着,在这干坐着罢了……」蕾娅有些窘迫地支吾道,其实她从黄昏开始就在房里一边梳妆一边等着,可越等越是心焦,越等越是不安,生怕阿易不把她的话当回事,爽约不来,直到此时,心中的焦虑才化成甜甜的情思

阿易听出蕾娅像是在说谎,却没心思继续多想,他右手往上一摸,就一把抓住了蕾娅那大小适中的坚挺玉乳,开始隔着纱衣轮流揉搓她的两只乳房,那美妙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蕾娅也不反抗,只是紧咬着下唇任由他在自己胸前玩弄,似乎还很享受阿易的抚摸,阿易则一边揉摸一边亢奋道:「姐姐…你穿这身衣服…太好看了!我…我…我快被你迷死了!」说着,忍不住下体往前顶了顶,用那已经高高翘起的粗长鸡巴在蕾娅的屁股上戳来戳去,唿吸也越来越急促,「姐姐,我的鸡巴…好涨啊…让我和你亲热一下…好不好……」

蕾娅早就羞得面红耳赤,同时也是心花怒放,她今天特意抽空跑去城里最好的裁缝店买衣服,那店里的老板娘给她推荐了这条红纱裙,说是如果只穿着它,男人见了会喜欢得不得了,她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虽然这几乎透明的衣服让她感觉羞耻极了,但为了拢住阿易的心,她还是强忍羞涩穿上了它,此时见阿易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心里既得意又满足,然而还是偏过脑袋支支吾吾地骂道:「臭小子…你…你真不要脸,这么下流的话…你也说……」

她话才说一半,阿易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一把挽过她的玉容,凑上去就吸咬住了她的双唇,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个不停,蕾娅也没再遮遮掩掩,开始热情地回应阿易的口舌,甚至还用力地嘬吸起来,仿佛要把阿易整个人都吞进肚里一样,吻得难舍难分的同时,两人也因为浑身的燥热而开始自觉地宽衣解带,阿易只把蕾娅的纱衣一撩,她的娇躯就露出大半,不禁暗想这衣服真是既好看又方便,得给妮露也买一件才行

蕾娅被撩开衣服,却顾不上害羞,她此时也是情欲高涨,也不管什么矜持了,伸手就去解阿易的衣服,一边解一边在他的脖子和面庞上又吸又吻,发泄着心中的情欲,爽得阿易呻吟出声,下体更是肿得老高,刚想掏出鸡巴把蕾娅按住开干,却见蕾娅突然停下了动作,细细地闻了闻,然后皱眉道:「脂粉味?你…你……」她的脸一下子黑了不少,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冰冷的字眼

阿易被弄得一头雾水,正想开口问,只见蕾娅突然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几乎要咬进肉去了,疼得阿易呲牙咧嘴,哀嚎出声,连忙求饶道:「姐姐!姐姐…啊啊…好疼啊,姐姐…别…别咬了…疼死我了……」

在阿易脖子上留下两排通红的齿印之后,蕾娅满面怒气地捏住了他的耳朵,质问道:「你…你个没良心的臭小子,这才分开小半天,你就找了别的女人,说!你这身上的香气是哪个狐狸精留下的?」

阿易被捏得都快疼哭了,一边求饶一边委屈道:「哎唷…姐姐…快松手…什么狐狸精啊…身上的香气…我刚刚…我刚刚和妮露…玩过一次…应该是那时候…沾上的吧…怎么了…啊啊…轻点儿轻点儿…姐姐?」

阿易曾经和蕾娅提起过妮露的事,此时蕾娅一听只是和女仆胡来,安心了不少,怒气也就消了大半,却还是忿忿不平地把手一甩,扭过头去,背对阿易气唿唿地道:「小色鬼,成天和女仆鬼混,难怪你这么晚才来找我,你这么爱你的小妮露,陪着她就是了,干嘛要来找我?」

阿易一边揉着红肿的耳朵和灼痛的脖子,一边凑上来抱住蕾娅温柔道:「姐姐今天开了口,我当然要来陪你,而且…我是很爱妮露,可是我更爱姐姐啊……」他开始沿着蕾娅光滑秀气的脖颈忘情地吮吻起来,「姐姐…我真的…真的有点忍不住了…让我……」

蕾娅被哄得喜上眉梢,这才转过脸来,风情万种地捶了捶阿易的胸膛,戏谑道:「你呀你…你也太好色了,刚刚才做过…现在又想要了…先去洗洗,我可不想继续闻你家那只小狐狸的味道,哼!」

「啊?我刚刚在家才洗过的……」阿易一脸不情愿地道

「嗯?是叫那骚丫头陪你一起洗的吧?少啰嗦,赶紧再去洗一次!」蕾娅又是一脸不悦,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阿易实在是忍耐不住了,鸡巴正胀得发疼,下体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寻求着宣泄通道,这让他哪有心思洗什么澡?他鼓起勇气,一下子把蕾娅按倒在床上,气喘如牛道:「不管了…姐姐…先让我…让我在你的小南山娱乐游戏手机app屄里射一次…再去洗吧……」

蕾娅被阿易这突如其来的粗暴动作弄得又惊又喜,一张俏脸早已红得像要滴血,仍旧娇喘着不依道:「你…你这个小混蛋…不许…不许……」话没说完,阿易的双唇已经堵上她的嘴,几个唿吸之间,一根火热的肉棍已经抵住了她敏感的私处,她兴奋得屁股乱扭,小穴口也已经湿了一片,也就半推半就地任由阿易放手开干了……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