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正文

神鬼十八妓 第二章 大难不死、后福非浅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2-12 23:27

《 大唐双龙传之母女通吃》

《母亲的性奴史》

本文最后由a5702133于2010-4-1519:56编辑

第二章大难不死、后福非浅

随着大黄的一声嘶叫,石门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再也没有办法听到石门外的

声音。云峰心急如焚的敲打着石门,口中不断的叫着大黄的名字,眼睛里也含满

了泪水,心中的伤痛让云峰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受伤的右臂已经鲜血直流。

手上的疼痛并没有阻止云峰停下来,而且带给云峰更大的痛楚。大黄虽然是

个畜生,但是却是云峰自懂事以来最为要好的伙伴,对于没有接触过其他人的云

峰来说,大黄就像是自己的亲兄弟一样,而为了自己大黄却……

徐媚娘当然知道自己儿子云峰心中的痛楚,就如同自己当初失去丈夫时候的

那种感觉一样,看着云峰的手在石门上敲打的时候,手臂上的伤口因为开裂而鲜

血直流。媚娘心疼的拉住自己的儿子说道:「峰儿,别这样,快先包扎起来,大

黄的功夫那么好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听到娘亲的话后,云峰似乎平静了少许,因为刚才担心的痛哭,自己的胸口

还在不停的起伏着,云峰抬起胳膊用袖子擦了一下流泪的双眼,然后抬头望着媚

娘问道:「娘,真的没事吗?」

「放心吧,娘什么时候骗过峰儿?」媚娘一边包扎着云峰的伤口,一边劝说

道。

「可是,我刚才明明听见大黄它……!」云峰没有说下去,因为眼泪已经阻

止了他说下去的勇气。

「峰儿,听娘的没错,大黄不会有事的,没看见刚才它救我们的时候吗?它

的功夫要比我们还厉害呢!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媚娘劝着自己的孩子,但是心中却纳闷的很,自己和儿子为了逃避追杀,在

这里一呆就是十年,对于这里应该算是熟悉的很了,为什么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暗

室,而且自己看了一下里面竟然还有……?可是大黄却是怎么知道的呢?而且大

黄不但对这里熟悉的很,还有一身普通武林高手都比不上的功夫,这到底是怎么

回事呢?难道大黄是那个老人所收养的灵物?还是……

「娘,我相信大黄不会有事的!」直到云峰的声音响起,才将媚娘的思绪拉

了回来。

「娘,您也受伤了,还流了好多血!」云峰见到自己的娘不顾自己身上的伤

而来照顾他心中感到暖洋洋的。

「没事的,娘一会儿自己包扎一下就好了!」媚娘稍稍用力将包扎在云峰伤

口上的绷带系好最后一个扣。

「娘,我来吧,我来帮您弄!」看到娘亲那雪白的外套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

色,云峰心中有一种对不起娘亲的感觉,好像自己作儿子的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娘

亲而感到愧疚。

当云峰将母亲伤口上的衣服扯开的时候,发现那里有一道不算太深的剑伤,

鲜血已经不像开始时那样流了,云峰掀开自己的外套,从贴身的衣服上撕下一条

布,然后将媚娘伤口周围清理了一下,给母亲包扎起来。

媚娘看着云峰的举动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不由的暗道:「峰儿,你终于长大

了!知道照顾娘了!你知道吗?娘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啊!为了报仇,娘不惜

让你陪着娘在这里一呆就是十年,娘对你那么严厉就是希望你能出人头地,能替

你爹爹报仇啊,现在终于长大了,看来娘以后要靠你来照顾了!」

「娘,你怎么哭了?很疼吗?」云峰给自己的娘亲包扎好后,一抬头发现自

己的娘亲的双眼里含满了泪水,以为娘很疼呢!

「没,不疼,娘不疼!」看到自己孩子这样关心自己,媚娘的眼泪顺着脸庞

流了下来,不由将云峰搂到自己胸前说道:

「娘一点都不疼,娘是高兴啊!娘高兴我们峰儿长大了,知道照顾娘了,娘

好高兴啊!」

当媚娘将云峰抱到胸前的时候,刚开始云峰还是存在于母亲的高兴中,因为

母亲的高兴而高兴,但是没过一会儿,就想起刚才在蒙面人没进来之前的那段镜

头,那柔软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

许久以来,云峰就对母亲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也许从记事以来未能接触过

其他的人,所以对母亲和自己不一样的地方,早就因为好奇心偷偷注意了很久。

但是也许内心中知道这是不对的,故而将这好奇心一直埋藏在自己的心里。

少年时期总会有那么一段令人思想变换的过程,在刚才的时候云峰就已经发

觉当自己靠到妈妈胸前,那两团柔软而未知何物的东西摩擦到自己的脸庞时,自

己的心跳就会无故的加速,而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

当母亲离开自己的时候,一种失落之感接踵而来。所以当母亲媚娘再次将自

己拥入胸前的时候,云峰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只感觉大脑之中一片空白,不自

觉的将手从媚娘的两侧绕了过去,紧紧抱住了自己的母亲。

云峰的举动没有令作为母亲的媚娘想的太多,以为自己的峰儿是因为自己受

伤后而担心呢!但是很快媚娘就发现事情绝对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峰

儿的头一直不停的在自己胸前蹭来蹭去的。

一种久违的感觉让媚娘有些失神,那酥麻兴奋的快感让媚娘眼中有些迷朦,

眼前的峰儿慢慢转变成了张玉山,而胸前的摩擦更是让媚娘有些把持不住,脱口

而出低声叫道:「玉哥!」

正在母亲胸前摩擦的云峰,还沉浸在那柔软幸福的感觉当中,当媚娘低声说

出来时,云峰似乎听到母亲说了些什么,但是却没有听清楚,从媚娘胸前抬起头

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发现母亲两眼朦胧的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峰看在眼里,却不知母亲为何。但是却没有想太多,再次将自己的脸庞贴

在媚娘的胸口处蹭弄起来。

失声后的媚娘突然发觉胸口的摩擦力量增大,低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儿

子云峰?急忙从幻想中撤离出来,然后边将云峰推开自己前胸边说道:「峰儿,

你先休息一下,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暗道之类的,娘去前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出

路!」说着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云峰被母亲媚娘推开的时候,心中有些失落,可是当他看向母亲的时候,发

现母亲的两鬓各有一丝乱发垂下,配合上母亲那嫩白粉红的脸,显得如此迷人。

没有见过其他人的云峰,觉得此时的母亲就像是仙女一般美丽,让自己的心

不由悸动了一下,脱口对母亲说道:「娘,你真美!」

整理好的媚娘,正打算往密室里面走走看看有没有能够出去的道路,却听见

自己的儿子说了这么一句话,回头一看竟然从云峰的眼里看出一种熟悉的眼神,

心里不由一惊,脸上一红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娘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路可以出

去!」

「娘,接着,小心点!」云峰伸手给媚娘扔过一把剑。

媚娘心里一热,看到自己的峰儿这么关心自己,怕自己遇到危险给自己扔过

一把剑,心里高兴的很,但是想起刚才从峰儿望自己的眼神,却担心了起来。

接过剑,媚娘对云峰点了一下头后,往密室深处走去。望着母亲的背影,云

峰呆呆站在那里好久,不知道想些什么,直到媚娘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云峰的视线

里面的时候,云峰才回过神来。

抬手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暗道:「想什么呢?」

抬手打自己的时候,被自己受伤的地方所引发的疼痛惊醒过来,看了一下受

伤的手臂才发现那里再次流出了血。自己不好包扎,云峰用嘴咬住一端,另一只

手用力的拉了一下,疼的差点掉下眼泪。

看到不再流出的时候,云峰听了听室外还是没有任何的声音,不知道大黄现

在怎么样了?那两个蒙面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五天玉佩」在娘的手里?

而那块玉到底有什么用处?

一系列的疑问云峰想了好久都没能解答出来,不由在石门处摸索了起来,看

看到底有没有什么暗钮之类的,可以将石门打开,但是在周围摸索了半天也没有

发现任何暗钮之类的东西。

「不知道,娘那里怎么样了?」云峰喃喃的说道。

************

撇开云峰不说,且说徐媚娘,听完云峰的话,媚娘从自己儿子的眼中看出了

另一种意思,让媚娘觉得很苦恼,心知该给自己的儿子找个伴了!

那话,那眼神不时的在媚娘的脑海中闪过,令媚娘头痛的同时也让媚娘心跳

加速、更令媚娘脸红。手中拿着剑,脑海里面胡思乱想的向密室中深处走去。

直到眼前已经看不清楚什么东西的时候媚娘才将自己的心思收了起来,拔出

宝剑,从怀里掏出刚才来时顺便拿来的火褶子,吹了两下,当火褶子着起来的时

候,媚娘注意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的现象,但是脚下的阴湿和洞中深处所

传来的异味,却令媚娘很是难受。

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忽然从前方传来了一道亮光,那道亮光显示那是一把

剑!这里怎么会有剑?媚娘心中一动,紧张了起来,将自己的剑握紧,做好动手

的准备。慢慢移动脚步向前走去。

快要靠近的时候,发现那道从剑上传来的光却一直停在原处未曾动弹。媚娘

小心的往前移动着脚步,手中的剑越攥越近,心跳越来越快。

「哗啦!」媚娘一惊,赶紧后退两步,手中的剑也横在了前胸。却发现未有

任何动静,顺着微弱的光线看了一下,才发现刚才自己太注意前面那把剑所传来

的光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地下有着一堆白骨。

在这潮湿阴凉黑暗的山洞中,乍见一堆白骨,媚娘被吓了一跳,发现没有什

么事情后,再次向那道剑光走去。当走到传来那光剑的跟前时才发现根本没有什

么人,只是一把闪着光的宝剑插在地上。

媚娘注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放心的将自己带来的剑往地上一插,想那把泛

着光的剑柄伸去。

「好重!」媚娘不禁出声道。

媚娘拔了两下,发现竟然没有将那把剑拔出来,心中一赌气,不由用上了内

力。「噌!」的一声,那把剑在媚娘用尽全身的内力下,终于拔了出来。但是因

为力量过大,媚娘向后退了几步,另一只手上的火褶子一下撞在潮湿的墙壁上熄

灭了。

直到这个时候,媚娘才明白了刚才的疑虑,为什么在这么黑暗的山洞中,那

把剑会发出耀眼的光,原来在剑柄之处的一个凹槽的地方镶嵌着一个拇指大小的

明珠。望着这颗明珠,媚娘有些吃惊,在自己居住的石室那里有不少这样的夜明

珠,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但是要是比起光亮来,哪颗也不如这颗亮。

火褶子灭了,就着这把剑上所带的夜明珠的光,拔起自己的剑,绕过地上散

落的白骨继续向前走去。

一路上没有发现什么,只有两处白骨,它们的傍边都有着稀奇古怪的东西,

但是媚娘现在想的却是,如何才能找到出口,这才是至关紧要的,根本没有理会

那些地上的东西。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后,发现前面突然光亮了起来,走到跟前发

现前面有着同样一道门,一道半开的石门。

到了门外后,媚娘攥紧手中刚才得到的那把剑,仔细的听了一下,里面安静

的很,没有任何声音后,媚娘执剑走了进去。

进了石室后,发现这里跟自己居住的石室布置一样,四壁和头顶都镶嵌着夜

明珠,但是却要比自己住的那行夜明珠大了许多。

四周一望,发现在石床上躺着着一具白骨,白骨上披着一件因为不知多少年

而破坏了的衣服。看来这具白骨生前一定是这个石室的主人了,可是前面山洞中

那三具白骨到底是谁的?

久未清理过的石室洒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媚娘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

可以出去的暗道,便想拜别一下那具白骨然后回去,看看自己的儿子云峰那里有

没有什么发现?

当走到那具白骨想告别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具白骨的头骨处躺着的石枕很是

特别,心中一动,对那具白骨跪拜了三下,然后作了个揖后说道:

「得罪前辈一下,小女子借前辈的石枕看一下!请前辈在天之灵不要怪罪才

好!」

所知,抬手将那具头颅挪开,将头颅下的石枕拿了起来。这才发现这石枕当

中镶嵌着一个铁盒。

「不知铁盒当中会有什么?」媚娘低声说道。但是媚娘心中明白,这具尸骨

的老人,肯定将什么贵重东西放到了铁盒当中,但是一想又不可能,这个石室当

中哪个夜明珠不是价值连城?又有什么更珍贵的东西呢?

「莫不是出去的地图?」媚娘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一阵高兴,赶紧吹了一

下铁盒上面的尘土,然后将沾满血迹的外套撕下一条将铁盒擦拭干净。

「怎么打不开啊?」媚娘对擦拭干净的铁盒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都没能找到

开铁盒的办法,摇了一下确定里面有声想的时候,才没放弃对铁盒的研究。

弄了半天还是不行,媚娘有些心急,便拿起自己的宝剑想将铁盒切开。谁知

还是不行,本来对自己削铁如泥的宝剑充满信心的媚娘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换了刚才拾起的那把剑试了一下同样不起作用!

「回去再说吧!」没有丝毫办法的媚娘自言自语道。

正当要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发现铁盒的底部有一个刚才没有注意南山娱乐app下载地址到的坑,媚

娘摸到那个坑的时候,赶紧将铁盒翻了过来,仔细看了一下后,确定这个坑一定

是开启铁盒的关键所在。可是拿什么开呢?

找了半天,都没有在石室内找到能够将铁盒开启的珠子,正当再次失望的时

候,突然发现刚才自己拾起的那把剑。

「是那粒夜明珠?」媚娘想到这里赶紧将那把剑上的夜明珠的大小尺寸和铁

盒底部的坑比较了一下。

果然不错,无论形状大小都和铁盒底部的坑丝毫不差,媚娘一高兴,赶紧将

剑柄处突出的夜明珠贴到铁盒的底部,手劲略微一用力,只听见铁盒「嘎崩」一

声响,媚娘将剑和铁盒分开后,将剑放到一边,然后打开了铁盒。

************

石洞外那棵充满玄机的大树跳下了两个身穿鲜艳且漂亮非凡的女子,为首之

人更是天香国色般,身材轻盈、面似冷梅,但是却是那么的令人无法忘怀,手中

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口袋走在前面,看上去也就十七八的光景。

身后跟着一个年龄似乎小点的漂亮女子,虽然没有前面那么漂亮,但是却总

是满脸笑容,让人看上去是那么的讨人喜欢,显然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子,只

见她手中虽然没有提着什么东西,但是却拉着一只大猩猩跟在她后面,似乎显得

有些不伦不类的!

不用说,这二人正是刚才蒙面的两个人,看来已经在里面回复了原装,无论

谁也想不到,刚才的身手和声音竟然出现在两个二八年龄的少女身上。而身后拉

着的那只大猩猩正是大黄。

而此时的大黄正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耷拉着个脑袋,无力的跟在那年

纪小的少女后面。

「七姐,你说我们这么回去的话能交差吗?上次我们就私自放了一个人,就

让门主大发脾气,而这次……!」跟在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对前面那个叫「七姐」

的冰冷女子说道。

=